少子化问题的亚洲特征

  • 日期:07-09
  • 点击:(1154)

新世纪娱乐赌城
少子化问题的亚洲特征

  作者:山田昌弘

  日本中央大学文学系教授山田昌弘在《日本学刊》2019年第2期发表《少子化问题的亚洲特征日本与欧美比较的视角》(全文约1.1万字)。(译者:胡澎,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,博士生导师。)

  山田昌弘认为:日本的少子化对策的设计、实施一直是以欧美国家的少子化政策为基础范式,其前提是欧美国家的社会习俗和价值观,忽略了日本社会的固有价值观,因此难有成效。在思考日本的少子化问题时,有必要顾及两方面:一是婚姻是一种经济活动的观念,强调的不是婚姻由恋爱发展而来,而是婚姻开启了一种新的经济生活;二是日本人“注重体面”、希望过一种体面的婚姻生活,特别是“不让孩子在经济上感到痛苦”的观念根深蒂固。日本人如果预想到将来子女生活的环境不如自己好,就不会考虑结婚生子。这种观念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其他国家有相似之处。

  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从1975年开始逐渐降低,1992年下降到1.5,2005年降至有史以来最低的1.26。近年来,总和生育率虽有稍许回升,但基本徘徊在1.4上下。换言之,总和生育率不足1.5的状态已持续25年以上,几乎是整整一代人!这就是所谓的日本少子化问题。

  一、日本少子化问题的演变

  战后日本人的生育状况大概可以分为三个发展阶段。

  (一)战后出生率的稳定期

  从1945年到1975年前后,日本的结婚率处于较高水平且较为稳定。其原因主要在经济层面。在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期,年轻男性在就业方面十分稳定,且易成为正式员工。由于日本企业实行终身雇佣和年功序列的制度,只要成为正式员工,收入就会不断增长。即便是农村家庭或是小商店等自营业主的继承者,因为有政府的经济制度和相关保护政策,亦可预见收入的稳定增加。

件下成长,乃至负担他们的高等教育费用。

  (二)少子化缓慢进展时期

  受到1973年石油危机的冲击,日本进入经济低速增长时期。同时,“未婚化”“晚婚化”倾向开始凸显,未婚率开始上升,总和生育率缓慢下降。一方面,20世纪80年代前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享受着战后第一代工薪族?改复丛斓闹胁睿侨衔约豪碛ο硎苷庋奈镏噬睿乙研纬伤嘉ㄊ剑褐灰敫改敢黄鹕睿憧上硎芨咚轿镏噬睢U庑┤丝沙莆凹纳ド砣禾濉薄A硪环矫妫笔比毡镜哪行曰径际侨罩普皆惫ぃ刖玫退僭龀な逼冢杖牒苣汛蠓仍黾樱乇鹗钦粤闶垡导易迤笠档谋;ぶ鸾ゼ跎佟R虼耍吮苊饣楹笊钏较陆担毡救说耐砘榍阆蛉找婕由睿换榍阆蛞部汲鱿帧?

  (三)少子化程度加深时期

 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,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下降到1.5,此后一度降至有史以来最低的1.26,近年来虽有稍许回升,但基本徘徊在1.4上下。日本总和生育率低下的原因有三点:“不婚倾向结婚人数减少”、“夫妻生育意愿低下夫妻生育子女人数减少”和“婚外生子现象低迷几乎没有婚外生子”。

  1.从“结婚难”到男女交往缺乏积极性

  少子化的主要原因是“结婚人数的减少”。2015年,在适合生育的年龄段中,有约半数男性和1/3的女性处于未婚状态。2000年以后,日本出现一个更为显著的现象是男女交往不积极。进入21世纪以后,不仅是年轻人、大学生,而且在高中生、初中生中,渴望与异性交往、对性有兴趣、有爱恋的人的比例都有所下降。

  2.夫妻生育意愿低下

  进入21世纪,日本夫妻之间的生育率开始走低。近15年里夫妻生育子女人数呈现减少的趋势。与上述内容相关联,日本的无性夫妻数量也在增多,日本夫妻的“无性化”现象在不断发展。

  3.同居、婚外生子现象低迷

  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,日本的同居和婚外生子现象明显要少得多。这也是中国等东亚国家所共有的特征。

  如此,在日本,性关系、结婚、生育等与孩子相关的所有领域都在朝着少子化的方向发展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一系列事项变化的前后顺序十分重要。首先,1975年前后婚姻件数开始减少(未婚化、晚婚化)。到20世纪90年代,夫妻生育子女人数开始减少。进入21世纪,未婚男女交往开始减少,夫妻间“无性化”现象也日益严峻。即以“婚姻”为轴心,附属其他要素(男女交往、生育子女),共同推动了日本的少子化进程。

  f71292eef74b48d296d4175f2a7a6187.png

  二、日本少子化政策失败的原因:移植欧美模式的陷阱

  日本在制定少子化对策时将欧美国家的模式原封不动地移植到日本,并作为制度设?频幕》妒健E访拦业纳僮踊圆呤且云涔逃械南八住⒓壑倒畚疤崾凳┑模海?1)男女在结婚和同居前独立生活;(2)女性在工作中寻求自我价值的实现;(3)男女产生了爱情就应该在一起生活;(4)父母的职责随子女成人而结束。但是,事实上日本并不具备这些前提。

  (一)年轻人的自立精神薄弱

件,也能享受高水准的物质生活。“成年后和父母生活是理所当然”的文化对未婚化、少子化现象产生了负面影响。在这一点上,日本与中国等东亚国家具有共通性。

  (二)女性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的观念薄弱

  在女性主义观念深入人心的欧美国家,女性会追求属于自己的职业、实现经济独立。由此,女性工作便有了自我认同、自我实现的意义。对于欧美国家的女性而言,为了工作而不结婚具有逻辑上的合理性,因此支持其兼顾家庭和工作的政策是有成效的。然而,在日本,虽说女性的社会地位已有较大提升,但在工作中实现自我的观念仅对少数女性产生影响。多数日本女性的人生目标与其说是在工作上奋发有为,不如说是希望过上优越生活、好好培育子女。日本女性思想深处“家庭经济主要靠丈夫支撑”的观念非常强烈。

  (三)爱情(浪漫的爱情)所占比重轻

  在欧美国家,陷入爱情、热烈地追求人生伴侣具有很高的价值,这种恋人关系也包含性欲的满足。爱情以及性欲的满足成为双方一起生活、生孩子的原动力。但在日本,爱情在两性交往中的价值并不高,至少在女性中有“爱他就不在乎他穷”想法的人不占多数。近年来,没有恋人、渴望寻找另一半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多种调查也显示,对性没有欲望、不想恋爱的人数都呈上升趋势。

  (四)对子女的未来负有很强的“责任感”

  在对待子女的爱情方面,欧美国家与日本及其他东亚国家没有太大差异。但在对子女未来的责任感方面,欧美国家与日本有很大不同。在欧美国家,只有养育子女的费用对父母构成经济负担,且父母的职责随着子女成年而完成。但在日本,父母不但要负担子女的高等教育费用,甚至对子女成年后的生活也要给予支持,这也成为日本父母的人生价值所在。“子女优先”这一观念,不仅仅是日本,也是东亚国家共通的特征。

  总之,日本的少子化对策是以欧美国家固有的习俗、价值观为前提设定的,其对少子化的调查、分析和政策提案都没抓住未婚男女的真实心理,故成效甚微。值得注意的是,以上问题并非仅存于日本,在探讨中国、韩国、新加坡等亚洲国家的少子化问题时,也可以从这个?嵌瘸龇⒓右钥悸恰?

  f4c44c66478747cb9a19c5298b5508a7.png

  8a22f15e150a42d6b4a0c6ae02fd89e3.jpeg

  三、家庭社会形态与日本人的生育观

件下高生产效率的劳动者”人数在增加,同时对“不强调生产效率的简单劳动者、服务行业劳动者”的需求也在增加,劳动环境朝着两极分化的方向演变。与此相伴的是,各种经济管制在放宽,派遣工等非正式员工人数增多,对个体经营的保护减弱,许多年轻人不得不沦为非正式雇佣劳动者。然而,由于终身雇佣、年功序列的惯例没有发生改变,同时低收入的正式员工人数也在增加,由此不免产生了两个落差。

件。

  20世纪90年代以来,育儿家庭的可支配收入持续减少。一方面,教育费用持续增长。另一方面,看到当前年轻人的就业环境恶化,父母们也自然担心自己的子女能否作为正式员工被录用。

  在让子女接受高等教育方面,也许有人认为申请助学金贷款是可行的办法,但对日本父母来说,由于家庭经济原因而让孩子自筹学费无疑是一件因“不体面”而令人不快的事情。在多数欧洲国家,教育基本免费,大学、研究生等高等教育也不例外。美国、英国、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学费高昂,但原则上父母不负担。想读大学的高中生,要靠打工赚钱或申请教育贷款,也可申请能够提供奖学金的大学,不足部分才由父母帮助支付。这样,在欧美国家,生孩子并不会增加多少经济负担。而当今日本的情况是,约半数大学生需要父母负担其几乎全额学费,另外一半的学生申请教育贷款类助学金,但助学金不够负担大学学费的全部。申请到教育贷款类助学金的学生毕业后还要偿还贷款。由此可见,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,由于家庭经济状况不同,在毕业时收入就产生了差距。

  四、社会价值观与日本人的生育观

  在思考日本的少子化问题时,有必要先讨论日本对婚姻意义的认识。在现代社会,婚姻(包括同居等结成性伴侣的共同生活)是对人们家庭生活产生重要影响的一种行为。婚姻有两方面的意义:一是心理方面,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生活;二是经济方面,意味着要生育、养育子女,开始新的经济生活。日本人更注重后者,他们强调的是婚姻开启了一种新的经济生活,是导致“生活状况”发生变化的重要事项。婚前的生活状况与婚后的生活状况有着本质的不同。因此,日本人要走入婚姻殿堂时会从以下两个角度考虑婚姻问题。一是和自己的单身时代(婚前)相比,婚后的生活是不是更好?也就是说,不想由于结婚而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。二是能否为子女提供比自己更好的成长环境?也就是说,不想让孩子受苦。

  这种婚育观背后体现的是现代日本社会特有的两个价值观。其一是希望回避未来生活所面临的风险。日本人将维持中产生活水平作为最高目标,认为在人生设计上,“男女交往”、“结婚”、“生子”、“育儿”和“子女教育”这一连串问题不是单一、割裂的,而是环环紧扣的。对于现在的年轻人,他们所考虑的是一生都要刻意避免从“和其他人差不多的生活”中跌落的风险,因此不能不对上述一连串的人生阶段进行整体设计。于是,假如预想将来有可能过不上“和其他人差不多的生活”,也就迟迟无法下决心谈恋爱和生孩子。其二是日本人根深蒂固的“体面”观念。当今日本社会中,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中流社会中的中产阶层。大家都在努力避免出现和别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,避免被中产生活所抛弃的“生活风险”,即产生了若无法过上中产生活就会感觉“羞耻”的观念。当亲戚、朋友都过着中产生活,自己却不行时,就会认为自己的处境悲惨,与亲戚、朋友的关系也很难维持,自我孤立的可能性会增高。这就导致了不少人在婚后也不想生育子女。

  总之,在思考日本的少子化问题时,必须看到日本与欧美国家不同的婚姻观、“风险意识”和“注重体面”的观念。同时,也应注意到,“子女优先”以及“不想让孩子在经济上感到痛苦”,是近年来亚洲新兴国家和地区少子化逻辑的共通之处。东亚国家应基于此形成更加适合自身情况的少子化政策。

   END

  (中国社会科学院日高常凯 王振涛整理)

  0d460a4ce048473a98a9e3f49a275433.png

  把时间交给阅读 ,查看更多

达到当天最大量